沉曜随安

【凌李】等一个晴天(一)

第一次试图写长篇,关于凌远和熏然。

我希望能有人理解院长大人,希望他累的时候也能有一个家,能够亲亲抱抱。

我希望能有人宠着小警察,希望他永远温暖阳光,能够永远“盒盒盒盒盒”下去。

 

因为我相信明天,也相信未来,我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够能到幸福。

这就是我写文的意义。

 

另外,由于我真的十分反感林念初,私设她早与凌远离婚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凌远想,损友不必多,一个就够……烦了。

他已经听三牛讲了一个下午关于城郊新建公园的故事,以“热爱人生,热爱自然”为主题,详尽地阐释了如果亲手摘一枝梅花插在花瓶里,是一件多么具有诗情画意的事情。

“找你老婆去!”凌远不为所动,“这么浪漫的事干嘛要找我?”

“回娘家了。”三牛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。

“吵架了?”凌远斜晲他一眼,“所以我当年替你追女友,现在要替你哄老婆?”

“哎呀凌远,帮人帮到底嘛!”

实在禁不住软磨硬泡,不过凌远坚决地提了一个条件:“叫上小睿。”

两个大老爷们一起逛公园,这画面想想就很尴尬。

所以三个大老爷们一起去就不尴尬?

 

确实是非常大一个公园,远离城市,环境清新,梅林都开了,在腊月里绽出一片柔柔的黄色,由于是周末,几乎人山人海,到处都是拍照的。三个人在林里走了走,周围是无数的小情侣在搂搂抱抱,还有叫嚷着四处奔跑的小孩子,凌远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,似乎难以融进这片温馨的景色,也就逐渐没了兴趣。他想,或许念初说的是对的,自己就只适合一个人过,只有手术台和办公室是自己应该待的地方。

“我说凌远。”三牛突然停下来,试图打破周围的低气压,“梅花不该是红的么,这是变异了?”

凌远还是没说话,默默地看了一眼李睿。

“腊梅以腊黄为主,而梅花有白、粉红、紫红等,且腊梅开花期早于梅花2个月。”李睿应声答曰。

“哦。”三牛很无奈的耸耸肩,他现在觉得有时候不说话也是蛮好的。【微笑.jpg】

 

一声尖叫打破了这份美好。

是那种医院里常能听到的面对恐惧时的尖叫,凌远瞬间回过神了,几个人一对视,循着声音跑了过去。

一个男人半俯在地上,身体抽搐着,头不断地下垂,地上一片呕吐物。

“拨120,我是医生。”凌远推开人群,跪下来护住他的头部,缓缓移动使他能够侧卧在地上,李睿也急忙解开他的衣领,同时示意三牛捏开下巴,助他呼吸。

人群很混乱,而且吵闹,时不时有人挤到自己身上,凌远不自觉的皱着眉,尽可能地忽略这些,将注意力完全放在患者身上。

突然,身后冷风一道,一个身影瞬间倒在地上。

“别动,警察。”

医护人员及时赶来,抬走了患者,呜呜的鸣笛而去。

凌远站起身来,终于有机会回头,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非常标准的擒拿姿势,地上的人完全不得动弹,他的手里似乎……拿的是自己的手机。

凌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警察也呜呜的鸣笛赶来了,迅速押住了那个小偷,扭进车里。

身着便装的警察也站起来,他和周围民警相互敬礼,说了些什么,然后拿着手机走到了凌远的面前,问他:“密码是多少?”

“1224。”凌远答道,他这才注意到,面前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小警察,一双好看的鹿眼,有点狡黠有点无辜,忽闪忽闪的看着他。

“不好意思,公事公办。”小警察有点害羞,挠挠头,一头卷卷毛有点凌乱。

“理解,谢谢你。”凌远还是标准的一字笑,习惯性地官腔,接过来自己的手机。

 

周围已不像开始时那般混乱,人群渐渐散去,小警察也跟车回去要做个笔录。

“真看不出来是个警察。”三牛撇撇嘴。

“警察又不能写在脸上,”凌远不以为然,“我不披医师袍,能看出来是个医生?”

这次连李睿都很肯定的点点头:“主公,你说话……自带消毒水气味。”

“哎我说凌远,你不会哪天就脑溢血了吧。”三牛插嘴,“就你这工作量,咋咋咋。”

 

难得这次两人都没被怼回去。

凌远有些心不在焉,他的脑子里,一直浮现着一双眼睛,他想,世界上怎么就有这么干净的眼睛呢,婴孩一样,不带任何的杂色。

心里隐隐有些羡慕。


评论(18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