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曜随安

【凌李】赌注是五个月的麻辣烫!

食用说明:

 

1.『我好怕怕』·楼诚鬼屋系列主题联文是9位姑娘各围绕鬼屋场景进行创作的联文活动,24小时连续放出,都是独立成篇,总目录将在全系列完结后放出。

2.本文为『我好怕怕』·楼诚鬼屋系列主题联文的第9篇,cp为凌李。

3.请在阅读前了解CP是为您所爱,祝大家食用愉快!

 

以下正文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警察和医生都是十分忙碌的职业,突发性大,可变动性更大。

 

终于,在警察同志外出一个月的破案后,在医生同志不眠不休的交代完一切事宜后,两个人有幸休了一个“长假”,长达5天的假。

 

他们去了日本。

除了浪漫的富士山和美好的樱花,小警察最激动的是路摊上数不清的小吃:巧克力香蕉、盐烤鱼、今川烧、可丽饼、温泉蛋、黄油土豆,还有大阪烧。

 

走一路,看一路,口水流一路。

强忍着不吃。

 

“都是地沟油!”老干部如是说,“现在吃可以,未来五个月不准吃麻辣烫!”

 

 

不过最后实在禁不住撒娇打滚的小狮子,两个人达成了一条诡异的协定:

 

去富士急鬼屋,看谁先害怕。

赌注是那五个月的麻辣烫。

 

 

富士急鬼屋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最大最恐怖的鬼屋,以一座破旧、凄凉、颤栗的医院为主体,全长700m,迷宫一般,没有规定的路线。里面不仅有工员化妆成的丧尸,更有传说中曾漂浮着许多死于走私器官的不肖医师刀下之冤魂。

 

很少有人能真正有勇气走完。但是凌院长和小警察毕竟不是普通人。

 

能有急诊手术吓人?凌院长稳操胜券。

能有案发现场吓人?小警察壮志凌云。

 

 

第二天一早,他们就去了,很阴森的一片环境。

 

进了大门,光一下子被挡住了,里面黑漆漆的一片,酒精和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。每个人只有一个钢笔手电,勉强能够看见一个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飘来的女鬼,穿着皱巴巴的白色护士袍,瞪着眼睛,里面一点点渗出血。

她阴阳怪气且面无表情的讲解废弃医院的历史。

 

“能不能好好说话?什么态度!”凌远很生气,一看见护士,就觉得她一定是来汇报工作的。

 

女鬼被院长鄙视了,很郁闷,卒。

 

第一回合,院座胜。

 

 

往里走,又推开一扇门,里面静悄悄的,一点人气都没有。

 

凌远试探着往里走,拿着手电四处照,这似乎是一间……浴室?

 

突然,小警察一个箭步冲上去,跑到浴缸前,一把从里面揪出一个披头散发的人(?)来,然后是一个很精彩的反手,把他按在了浴缸的沿上。

 

“说!你为什么躲在里头!”

 

……因为老子是鬼啊!你是不是傻!

披头散发的鬼不被人理解,很生气,卒。

 

第二回合,副队胜。

 

 

身后传来阵阵渗人的哭泣,有点像荒野里的孤狼,墙上无数的暗门突然开了,从四面八方冲进来各种奇形怪状的鬼,没了脑袋的,掉下胳膊的,还有只剩半边身体的,都是浑身血淋淋的,凄厉的叫着扑向他们。

 

一只冷冰冰的手,从背后抓住了小警察的肩膀。

 

“放开你的爪子!”院长对这个不长眼的鬼很不满,一把推开了他,然后掰过小警察的肩,还很嫌弃的拍了拍弄皱的地方,然后亲上他的嘴,强势的宣誓了主权。

 

众鬼瞎,遂卒。

 

第三回合,院座胜。

 

 

之后,在诡异的鬼屋里,更加诡异的画面出现了:

 

院长同志在兴奋地拿起各种沾着血人的内脏,仔细观摩,然后叹息他们不够敬业。

警察同志高兴地算着墙面上地面上各种凌乱的鬼画符,然后毫无错误的判断出真正的出口应该往哪里走。

 

 

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。

我淡定的走出鬼屋,嫌弃了一片不敬业的鬼。

 

悄悄地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地来。

我挥一挥爱人的衣袖,弄瞎了一片单身鬼。

 

 

于是,在他们踏出鬼屋的那一刻,似乎听到了里面兴奋地欢呼声。【微笑】

 

 

不过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他们解决:

 

“老凌老凌,我五个月的麻辣烫怎么办?”小狮子在太阳下欢快的打滚,毛顺顺的,眼睛眨巴眨巴的,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憧憬。

 

院座看也没看:“不准去外面吃。”

 

小狮子不高兴了,毛瞬间耷拉下来。

“你又没有赢。”他委屈地嘀咕了一句。

 

凌远笑了,忍不住伸手去胡噜一下他脑袋上的卷卷毛,被小警察一下子躲开了。

“不就是麻辣烫么,以后我在家里给你做。”

 

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草原上的小狮子瞬间变成了家养的,就差竖起尾巴摇一摇了。

 

家里养了个孩子可怎么办。凌院长哭笑不得。

 

 

 

请大家继续期待之后放出的大作,交给下一棒! @冰雨寒月 

评论(18)

热度(96)